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小干 | 19 April, 2016 | 一般 | (6 Reads)
《三國志》評價張飛、關羽時說:“羽善待卒伍而驕於士大夫,飛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諸葛亮對待關羽,特別注意分寸,並努力維持一個客客氣氣的良好關係,因為關羽並不十分買軍師賬的。孔明的聯吳方針,他執行不力,就是一證。雖然關羽遠在荊州,但這個人從來未把自己的地位擺正。馬超投蜀以後,為解決益州問題立下功勛,獲得殊榮。關羽不服氣,要離開荊州到西川來同馬超較一高低。諸葛亮連忙給他寫信安撫,一頂高帽子,才使此議寢息。劉備為漢中王後,要用黃忠作他的後將軍。諸葛亮說:“忠之名望,素非關、馬之倫也,而今便令同列。馬、張在近,親見其功,尚可喻指;關遙聞之,恐必不悅,得無不可乎!”這番話,可以看出諸葛亮對他的態度。 

  張飛就不是這樣了,只要諸葛亮點了他的將,無不悉心為之。而且,多有創造性的發揮,每每創建奇功。對此,諸葛亮和這位莽張飛,往往産生不言而喻的默契。當消息傳來,說他所住大寨,逐日間飲酒,酩酊大醉,諸葛亮非但不加怪罪,還派人專程把佳釀給他送去。表明了他們之間心靈上的溝通,和以誠相待的友情。 

  當初,劉關張起事時,按社會、經濟地位,以張飛最殷實富有,“世居涿郡,頗有莊田”,是個有産有業有資財的莊園主。劉備不過是個“販履織席”之輩,盡管自稱皇室後裔,早衰落無考,和阿Q“老子先前也闊過的”差不太離。後來,漢獻帝劉協叫了他一聲“皇叔”,不過是政治需要罷了。歷代皇帝為了籠絡人心,還有賜姓一說,所以,不必當真,誰有粉不朝臉上敷呢?他只能算是小手工業者。而關羽,一個推車的運輸專業戶而已。 

  由此推論開去,這三兄弟和諸葛亮的關係,恐怕也是由於階層不同,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不免差異,倒有值得玩味之處的。 

  劉備起事時,已淪為手工業者兼小商販,可他早先是沒落貴族,大概是無疑的,至少在樓桑村,還能有立錐之地。曾拜盧植為師,自然文化水准要比關張高些,這樣,與諸葛亮不但政治觀點相同,在文化上,認同的地方較多。 

  張飛是莊園主,家道殷實,能有供三百餘人相聚的桃園,估計雖非士族,也是豪紳一類。所以,他和擁有南陽諸葛廬的這位軍師,經濟基礎相差無幾,也許能找到共同語言。 

  關雲長是無恆産的自食其力者,他的個體運輸行業,無須依賴群體,特立獨行,容易產生階級偏見,而自己又稍稍識得幾個字,不大買賬於文化和士大夫,對於諸葛亮就不如那兩位融洽了。 

  再加上關羽的驕矜自滿,剛愎自用,自以為是的性格,特別封了漢壽亭侯以後,就自我感覺特別好了。到獨挑大梁,駐守荊州時,更是目中無人。感覺錯位,是件別人看來可笑,而對他本人,則是可怕的事情。要是關老爺有些許的清醒,也不至于走麥城,身首異處了。(來源:書摘

小干 | 17 April, 2016 | 一般 | (1 Reads)

中國公安當局遠赴肯亞(中國稱肯尼亞)押解台灣籍的電信詐騙案嫌犯,總統當選人蔡英文12日在臉書發文,對中國強制押人遣送的做法「提出最嚴厲的譴責和最強烈的抗議」。中國官媒《環球時報》14日發表社評〈蔡英文休用「台灣人不高興」要挾大陸〉痛批蔡英文「迎合甚至煽動台灣民粹,給反中激進情緒添柴。」

《環球時報》指稱,台灣電信詐騙嫌犯在肯亞作案,受害者幾乎都是中國民眾,肯亞根據國際刑事司法訴訟的屬地原則和「一個中國」原則將嫌犯遣返中國,中國與肯亞之間的遣返「完全符合國際法,走遍世界都理直氣壯。」

對於蔡英文的臉書貼文,《環球時報》批評她「選擇了深度迎合甚至煽動台灣民粹,給『反中』激進情緒添柴。」「依然視『反中』為民進黨的執政資源」。

《環球時報》進一步批評「島內一些人」對待此事「認親不認理,更不認法」,似乎想把「厭中」作為要挾中國的籌碼,迫使中國犧牲原則做讓步。

對於過去兩岸處理類似案件的模式,《環球時報》指出中國曾將台灣電信詐騙嫌犯交給台灣,但台灣那邊缺人證物證,又面臨政治壓力,有些只給很輕的處罰,有些乾脆一放了事。因此中國這一次汲取之前的教訓,「別管台灣方面鬧不鬧,都會堅持依法審理、懲治那些嫌犯。」

《環球時報》指稱,「台灣一些人」如果以為中國會不惜代價博取他們的好感,那麼他們完全想錯了。對於台灣激進勢力的「無賴主張」,中國會「讓它們自己蹦起來後再自己摔下去」,這也是「那些不識好歹者認識什麼是中國的必修課程」。

對於民進黨即將上台,《環球時報》表示中國社會「已經做好了兩岸關係有可能停滯甚至倒退的思想準備」。因此蔡英文最好對中國打台灣所謂的「民意牌」並不管用。

《環球時報》最後警告,「台灣現當局過分唱高調只會讓自己坐蠟(受困),民進黨給激進的對抗情緒澆油,很快就會燒到他們自己。一旦把兩岸關係徹底搞僵,看蔡英文登台後將怎麼唱戲。」


小干 | 17 April, 2016 | 一般 | (2 Reads)

一向要求嚴謹的日本國際機場,竟然發生罕見的班機「強行降落」事件!一架由北京飛往東京的中國國際航空客機,在準備降落東京羽田機場時,居然沒有聽從羽田機場航管人員的指示,強行降落,目前國土交通省已經開始調查這個事件,是否因為中國飛行員聽不懂航管人員的指示。

包括《共同社》、《朝日新聞》在內的各大日本媒體,日前均報導指出,4月9日下午一點十五分,一架由北京首都機場起飛的中國國際航空編號CA181次的空中巴士A330-300型客機,準備降落東京羽田機場,但由於地面跑道上仍有班機滑行,因此塔台航管人員下令CA181班機重飛,然而該架航班仍然按照原本的計畫強行降落,雖然最後該航班安全降落羽田機場,不過執行該航班的飛行員,嚴重違反航空管制規定,因此國土交通省相當重視此次事件,開始著手進行調查事件發生的始末。

事實上,由於中國國內的航空管制,並未如國際慣例使用英語,而是用中文來進行航空管制(國際航班則是使用英語),在未與國際接軌的狀況之下,導致中國飛行員的英語對應能力較弱,經常發生牛頭不對馬嘴的狀況。早在2007年4月,一架中國國際航空CA981號班機,從北京飛往紐約時,由於飛行員與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的航管人員,出現溝通障礙,雖然最後班機平安降落,但甘迺迪機場的航管人員批評國航的飛行員英語能力不佳,這段飛行員與航管人員之間的對話錄音,後來被公佈在YOUTUBE上,引發議論。

在2011年11月28日,中國東方航空一架A330-300客機,在執行MU516航班由大阪關西機場飛往上海浦東機場,卻沒有聽從機場航管人員下令須在跑道端停止,等待起飛的指示,就自行進入機場跑道,強行起飛。2014年8月24日,一架中國東方航空客機在高雄小港機場,也因沒有聽從並覆誦航管人員的指示,而滑過出口,差一點與在跑道頭正準備要起飛的長榮航空班機相撞。

目前國際上先進國家不論是國內或是國際航線,大多是使用英語進行航空管制,像台灣的航空管制不論國內或國際航線,全部都是使用英語,但遇到國籍航空緊急狀況時,可使用中文,而鄰國日本也是如此,全部都是使用英語,更遑論曾被英國統治150年的香港,也就是說航空管制使用英語已是國際慣例。但中國目前並非如此,這幾次的事件可以發現,中國的飛行員英語能力導致類似的事件不斷的發生。

由於近年來中國的經濟大幅成長,航班與飛行員的需求量大增,導致招募進航空公司的飛行員素質參差不齊,外語能力就成了相當嚴重的問題,而中國的民航當局也發現問題所在,因此目前正著手進行提升中國飛行員的英語能力,也有計畫要將中國國內的航管使用語言,由中文調整為英語,但目前並不清楚實施的期限與狀況,因此未來的成效以及是否會再發生類似的事件,就有待後續的觀察了。

4月9日當日CA181的進場軌跡圖,可以看到班機並沒有依照指示重飛,而是直接降落羽田機場。

羽田機場塔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