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干 | 7 March, 2010 | 一般 | (1 Reads)

情趣用品與空姐

人在上海的日子應該是快樂的,起碼有足夠的物質保障、經濟來源,每天不必按時上班,還可以隨時下班,再加上有一群數量不是很多但是情趣用品很好的朋友,對我來說已經非常幸福和滿足了。

我住在一個市中心商業圈的邊上,這是一個不錯的小區,雖然只有幾棟高層,但是物業管理依然很好,所以這里居住的多是一些有經濟基礎的人,雖然我不是 其中一個,但是由于我肯把錢花在“情趣用品”上, 所以也成了其中的一員。

我每天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間走出居住的大廈,但是我知道只有到深夜甚至凌晨我才會回到這里,每次回來的時候基本上都碰不到人,但是讓我碰見了她。

第一次遇到她也就是一次很普通的情趣用品相 遇,當我上了電梯準備關門時,她在后面呼喊著趕了上來,我以最快的反應速度按住電梯開門的按鈕,給了她一個和我同搭一趟電梯的機會。

我微笑著點點頭,希望盡力給她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雖然我可能永遠沒有機會認識她,但是給美女留下好印象是我一貫的作風。我怎么知道哪一天哪一個美 女的哪一根神經搭錯了,那么我的機會就來了。我時常這么想,可是目前還只是停留在幻想階段。

電梯在15樓停了一下,接下來就只有我獨自上到我自己居住的17樓。從那以后,我每天坐電梯下樓的時候都希望電梯能夠在15樓停一下,又或者當我回 來的時候身后能響起那個其實我并不熟悉的聲音。我們就這樣一起搭乘了很多次電梯,卻從來沒有交談過。

“謝謝。”她是一個很有禮貌的女孩,也許是職業的緣故吧,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從她的裝束和她身后拖的那個情趣用品小皮箱看出她的職業——空姐,這是一個對于我這 樣普通男人具有相當誘惑力的職業,雖然有人形容她們只不過是服務員而已,只是服務地點的海拔高了一點。 終于有一次再看到她的時候,她不再是一個人,在她的身邊有一個高高大大很帥氣的小伙子,從制服上來看我知道應該和她同屬于高空從業人員。但是具體到底是開 飛機的,還是和她一樣是個高空服務員,由于我缺乏“航空知識”,就沒有辦法判斷了。我可以判斷的就是他們倆的關系應該是情侶級別以上,以及就外形來說我和 這個男的完全不在一個重量級別之上。

“嗯?”她茫然地看了我一眼,小區的照明還是很好的,雖然夜深了,但是可以看出她紅撲撲的臉蛋,再加上一身的酒味,就知道又是一個喝多了的美女。

就當我決定再一次放棄對一個美女遐想的時候,我又看見了她。

“喂,醒醒,你一個美女怎么可以隨意亂睡別人的床?”我在小區里的長椅上發現了她。

“喂,你給點反應好不好,要不然我可不客氣了。”我試圖讓她有些警覺而能夠清醒少許,但是她依舊沒有任何動靜,看來她醉得已經達到可以讓我任意妄為 的程度。

我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來表現我紳士的風度,我將她扶進大廈。

“你到底住哪?”我雖然知道她住15樓,但是具體哪一間我并不知道,她只是完全將她的重量轉嫁給我,完全不理會我到底在說些什么。站在電梯里我不知 所措,幾度試圖將她弄醒,而最后的結果就是她在醒過來的幾秒鐘的時間里,將她胃里的部分未消化完全的食物“丟棄”在我和她自己的衣服上。

無奈之下,我把一個美女帶回了17樓,我居住的地方。

第二天清晨,當我還沉睡在沙發之上時,就聽見我的房間里傳來一個女生的大叫聲,接著一個穿著我的情趣用品的女孩站到了我的面前。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些什么?”她憤怒并且疑惑地看著我。

還沒有完全睡醒的我茫然地搖搖頭,“我記得情趣用品沒 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