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干 | 7 March, 2010 | 一般

夢寐以求的留學之路二

一天,布特神秘兮兮地來找我,說要帶我去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派對,還悄悄塞給我一份 禮物。當時我在上課,不便拆開,等到下課時間,我跑到休閑室一看,嚇了我一跳,是一件透明的蕾絲內衣。難道他要我穿上這個去參加朋友的PARTY?心里正 疑惑著,布特的電話又不期而至:“親愛的,記得把這個穿在里面。晚上8點,我在老地方等你。”

    雖然我心里有些怕,隱隱地有些擔憂,但我還是去了,并且穿上那件透明性感的內衣。布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迷人,聲調也一如既往的溫柔,這讓我那顆忐忑的心稍稍放松下來。

    “我覺得你有些緊張,放松一些,來喝點東西。”布特遞給我一杯果汁,我看布特已經喝了,所以也不假思索地喝下去。不一會,我就感到頭有點疼,身體也有些發 熱,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膨脹感。我突然意識到了什么,想提前告辭,但這時布特已經拉住了我,他緊緊地抱著我、吻我,我喘不過氣來,心里有些怕。這些年來在國 內所受的傳統教育告訴我要馬上離開,但藥物顯然已經在發生作用了,布特的手和唇使我很難控制自己的行為。 。
緊接著我看到了讓我終身難忘的 一幕,派對上所有的男男女女開始脫衣服,男的赤裸著上身,只穿—條短褲,女的都穿著各式透明性感的內衣,大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摟抱在一起,音樂的聲音更大了,有人在叫,有人在笑,有人在搖頭……那種瘋狂 和迷離的鏡頭以前我只在電影里看到過,今天居然在我的真實生活中上演了。我感到眩暈,無所適從,很快,我的內衣也被展現在眾人面前,我聽到布特在大叫: “今天她是我的東方新娘,沒有人會比我更快樂!”

    就在這個晚上,我沒能守住自己的防線,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當布特的“大家伙”毫無顧忌地捅向我的身體時,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快樂,只有 痛。
    派對事件之后,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振作。似乎在突然之間,我一下子找不到自己了,我出國來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這剛剛過去的荒唐一夜中,這段曾讓我憧 憬的愛情忽然變了味。

    布特仍然不斷地找我。電郵、電話、書信,他動用了一切力量來換取我的原諒。他不斷地向我解釋這就是生活,是校園生活也是人情趣用品的一部分,但我還是難以接受。

    又一個傍晚,布特在宿舍門口等我,說有人想見我,希望我能賞臉一聚,緊接著一位頭發花自卻很有風度的中年女人出現了。原來她是布特的媽媽,到澳大利亞來旅 游的。她和藹可親地拉著我的手說:“我的兒子告訴我他陷入愛河了,愛上了一位美麗的東方姑娘,但那位姑娘老是拒絕他,所以讓我來幫他的忙。”

    布特在一旁憨厚地笑著,手足無措的樣子,就在那一刻,長久以來堵在我胸口的石頭轟然落地。潛意識里,或許我早已原諒了他,卻沒有說服我自己。今天他把他的 媽媽請來,足以證明對我不是一場性愛的游戲,而是真正的愛情。想到這里,我愉快地接受了他們的邀請。

    我也在她老人家面前袒露心扉:我們中國人是很傳統的,特別對女孩子而言,更看重家庭,更渴望婚姻,更期望有幸福的生活。布特的媽媽和我講了許多,包括她的 三次婚姻以及現在和布特的爸爸所保持的友誼。她告訴我,婚姻生活是水到渠成的,情趣用品也 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雙方覺得快樂覺得相愛,自然會走進婚姻。
布特媽媽的到來成為我和布特之間的一個轉折點。布特當著她媽媽的面 承諾要和我共同走進婚姻的殿堂,我很開心,我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一切和我剛剛經歷過的疼痛,很快我們在校園外租了房子,住到了一起。

    布特是一個性欲特別旺盛的人,我們住到一起后,基本上每天他都對我有那方面的要求。他不知從哪里弄來一些他認為是充滿情調,在我看來屬于超級黃色片,讓我和他一起看,看完了 就 模仿片中的鏡頭做愛。剛開始我還覺得新鮮,可是每天這樣翻來覆去地折騰,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虛弱和勞累。我本來就是一個體質偏弱的人,哪里抵得上強悍的布 特。一個月后,我向布特提出重新搬回校園公寓居住。布特不愿意,他抱著我深情地說,以后一定尊重我的感受,他也不喜歡沒有愛的性,他希望我和他在一起的每 一天都是快樂的。

    我和布特在一起后,語言和學習上他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也讓我迅速融入到這個陌生的國度,讓我的身邊多了許多異國的朋友,這也是我舍不得離開他的原因。還有 一點,他總是強調安全的性行為,每次都會用保險套, 這讓我感到他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就這樣,在反反復復的猶豫中,我們還是沒有分開。

    然而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樣,在又一次激情過后,布特突然大叫:“天哪,我的安全套突然不見了。”我也被嚇到,我首先想到的是萬一會懷孕怎么辦。布特讓我趕 快到衛生間去沖洗干凈,并詢問我以前是否有濫交史。當他—而再再而三地問我同樣的問題時,我才意識到他是在擔心我會傳染什么病給他,我感到十分憤怒。第二 天一大早他就把我拉到醫院去做檢查,當醫生告訴他我并沒有任何疾病,只是下身有輕微的炎癥時,他才長長地松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