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干 | 7 March, 2010 | 一般

夢寐以求的留學之路三

我和布特在一起后,語言和學習上他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也讓我迅速融入到這個陌生的國度,讓我的身邊多了許多異國的朋友,這也是我舍不得離開他的原 因。還有 一點,他總是強調安全的情趣用品,每次都會用安全套,這讓我感到他是一個有責任感的 人。就這樣,在反反復復的猶豫中,我們還是沒有分開。

 

    然而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樣,在又一次激情過后,布特突然大叫:“天哪,我的保險套突然不見了。”我也被嚇到,我首先想到的是萬一會懷孕怎么辦。布特讓我趕快到衛生間去沖洗干凈,并詢問我 以前是否有濫交史。當他—而再再而三地問我同樣的問題時,我才意識到他是在擔心我會傳染什么病給他,我感到十分憤怒。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我拉到醫院去做檢 查,當醫生告訴他我并沒有任何疾病,只是下身有輕微的炎癥時,他才長長地松了口氣。
這件事情讓我再一次對眼前這個外國男人產生了懷疑。 也許他并不在乎我,他甚至懷疑我,懷疑我有性病,懷疑他會因此染上病,他每次都戴安全套并不是為我好,而是為他自己。可是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所能控制 的范圍,一個月后,當我終于決定從他那兒搬出來時,我突然發現,這個月我的月經沒有準時來,我一下子慌了,我最最擔心的事情在一張尿樣檢查呈陽性的化驗單 上得到了證實。沒有辦法,我跟布特打了電話,告訴他我有了他的孩子。

    布特的反應同樣驚訝,他似乎有些不相信,一個勁地喃喃自語:“難道真的這么巧,一次也能中?”我本想打掉孩子,可是澳大利亞不允許做非法流產手術,對于我 而言,唯一的選擇就是結婚生下孩子。我向布特提出結婚,布特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說等他完成了學業再和我結婚,結婚后我們到荷蘭定居,那是個美麗的郁 金香國度。在他許給我的美好承諾中,我開始了艱難的懷孕歷程。

我的懷孕反應仍然很大,剛開始我還在為能暫時擺脫布特而高興,因為在我懷孕的這段日子他總是要和我過情趣用品。卻沒想 到,布特的這一走卻是另有打算。

我在這邊艱難地數著日子過,那邊布特卻開始了他的另一段風流史。很快,他在追求另一個亞洲女孩的情事傳到了我的耳朵。聽別人講,那是一個韓國女孩, 才19歲,長得非常漂亮。當這一消息得到證實后,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地掉了下來。我到澳大利亞來追夢,僅僅是追求這么一個荒唐的人生嗎?肚里的孩子一天天 地長大,自己未來的路卻不知在何方!

    還沒有完全失去人性的布特還是經常回來看我,給我買日常生活用品,為我付房租,只是他不再說我愛你之類的話。我懷孕四個多月時的一天晚上,布特突然回來 了,喝得大醉,說要和我做愛。他強行脫去我的衣服,強行進入我的身體,完全不顧及我此時已經是有著四個多月身孕的人。我哭著求他,跪在地上求他都無濟于 事……

    我的下身開始猛烈地痛,緊接著一縷鮮紅的血流了出來,我覺得眼前一陣眩暈。此時的布特似乎才清醒過來,他停止了他的瘋狂舉動,把我送到了醫院。

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當醫生告訴我嬰兒已經成形了,是個男孩時,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從病床上一跳而起,朝布特撞去,我只想和這個自私 到極點的男人同歸于盡,這個曾經帶給我無限憧憬的男人留給我的只是永遠難以彌合的傷痛。旁邊的醫生把我攔住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們報了警。布特被警察 帶走了。

    “這一切只是個意外。”一個星期后,布特再次出現在我的視野中,陪同他前來的還有警察,他們認定這只是個意外,理由是我們是同居關系,并非某一方對另一方 實施的強J。我無言以對。

出院后,我開始繼續完成我的學業,布特仍然來找我,不斷地向我懺悔,不斷地向我解釋,希望我再給他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我又稀里糊涂地做了他的女友,又開始和他同居。如果說前一次還是因為愛情,那么這一次只能說是我自作自受了,也許是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已經不可能再擁有什 么完美的愛情了,也許是那份虛榮心和孤獨感在作怪,總之,我們又住到了一起。

    他又開始了對我沒完沒了的性愛折磨,不分時間,不分場合,不管我需不需要。甚至在我來月經時他也不放過我,強行闖紅燈,眼看著我下身流血不止,仍然要滿足 自己的欲望。他喜歡在我面前展示他碩大的陽具,也喜歡譏笑我們東方女人胸部的扁平,和他做愛,再也沒了當初的激情,再也沒有了任何美好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