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干 | 7 March, 2010 | 一般

夢寐以求的留學之路完

“這一切只是個意外。”一個星期后,布特再次出現在我的視野中,陪同他前來的還有警 察,他們認定這只是個意外,理由是我們是同居關系,并非某一方對另一方實施的強J。我無言以對。

出院后,我開始繼續完成我的學業,布特仍然來找我,不斷地向我懺悔,不斷地向我解釋,希望我再給他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我又稀里糊涂地做了他的女友,又開始和他同居。如果說前一次還是因為愛情,那么這一次只能說是我自作自受了,也許是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已經不可能再擁有什 么完美的愛情了,也許是那份虛榮心和孤獨感在作怪,總之,我們又住到了一起。

    他又開始了對我沒完沒了的性愛折磨,不分時間,不分場合,不管我需不需要。甚至在我來月經時他也不放過我,強行闖紅燈,眼看著我下身流血不止,仍然要滿足 自己的欲望。他喜歡在我面前展示他碩大的陽具,也喜歡譏笑我們東方女人胸部的扁平,和他做愛,再也沒了當初的激情,再也沒有了任何美好的感受。
我 的 身體再度垮了下來,本來上次流產就沒有完全恢復,再加上他不分白天黑夜地折磨,我的哮喘病發了,緊接著我覺得下身經常疼痛,一向規則的月經也變得沒有規 律。此時我才真正認識到人種不同帶來的性方面的差 異,我提醒所有像我這樣渴望異國婚姻的女孩子,一定要謹慎謹慎再謹慎。

    2004年11月,我在離開祖國兩年多之后回到了家鄉。很多人以為我是他鄉學成歸來,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究竟有多苦。我此次回來只是為了躲避布特這個異國 男人的折磨,回國用中藥調理一下我那已虛弱不堪的身體。

    我去醫院做了檢查,拿到結果時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深度宮頸靡爛、帶有三個加號的陰道炎。頭發花白的老婦科醫生拉著我的手:“孩子,你那方面一定要 注意啊,你的子宮非常脆弱,今后要孩子恐怕比較困難啊。”那一刻我掩面而泣。

    我回國這段時間,布特仍然經常給我打電話,要我早點回澳大利亞。痛定思痛,我已經下定決心,即便回去,也要和他斷個明白,說個清楚。我和他之間的這場情趣用品游戲這場夢應該結束了